弗朗是世界的宝物

仏英一生明撕暗秀!
幼儿园文笔都没有的人还不要脸写东西x

国庆快乐【仏英/微极东姐妹】

国庆快乐

●逻辑继续死亡。

●作者智障,幼儿园文笔。

●完全不知道在写啥的智障产物

●没学过美术,纯属扯淡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往下看♡



法/国是个很美好的国家,除了罢工这件事以外,其他的都让我无比满意。

今天是七月十四号,是这个国家的国庆日,到处都是彩灯彩旗,红白蓝三色几乎笼罩了整片天空,热闹的很。在这种狂欢的日子里,我所处的这个平时就没什么人的僻静小公园更加安静了,似乎只剩我一个在公园画画的中/国学生。

我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而且事实上我要是再交不上我的绘画作业,我那个意外刻板的老师不知道会怎么对待我。于是我只能趁这个时机,补上我拖欠已久的画。

但是现在我愁极了。

这个公园我太熟悉了,熟悉得让我一点也不想画。毕竟让你画一个你闭着眼睛都可以画出来的地方,你也会没有干劲。况且我几次交的作业都是同一个地方那个严格的女人一定会认为我在逗她玩。可是别的地方能让我安安静静的画画吗?

这显然是在开玩笑。

于是我现在只能无所事事的举着铅笔转着玩。

我坐在一片稀疏的树林里,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喷着小股水流的喷泉水池和有几只上下翻飞的灰白鸽子的小广场。巧合的是,外面的人如果不注意很难看到我。我十分喜爱这片小小的树林,感觉像是我的秘密基地。

外面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我眯眯眼睛,全神贯注的盯着外面。我有预感我可以动笔了。来人将是我的好模特。

他是个面容很完美的男人,只是下巴上的胡渣让我有点不爽。金色的半长发,卷的很有特色。最吸引人的是那双眼眸。那是处于蓝与紫之间的颜色,一种理性缠绵交织的暧昧颜色。

少见的漂亮眼睛。

我可惜的找了找背包。今天我并没有带颜料,只有铅笔橡皮。看来是描绘不了这样漂亮的眼睛了。

他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中,比我刚才还要焦灼。手中紧紧攥着手机。我想,他大概在等某个人,或某人的电话。

夕阳燃烧在天边,今天很快就要进入新的阶段。我不住的转着铅笔,皱眉盯着算是完成了的素描。

非常别扭。

我有一种把纸撕碎再重新画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画面总是显得特别的不和谐。

画面中那个男人懒散的坐在水池边缘,手中紧紧握着手机,表情……哦,表情真是太奇怪了,失落和自嘲?

他拧着眉,好像对某人的电话或某人还没有到来感到在意料之中。我能感受到他都那个人或那通电话的期待。

不过,明明知道不会来,为什么还要抱有期待?

我叹了口气。他倒是挺像那段时间的我。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执着的等待着一封根本不会寄来的,来自那个岛国的信。明明知道她和自己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却还对保持联系充满幻想。于是,在大哥和几个弟妹的支持下,我来了法国。

我看着他,心中充满了大概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病相怜。但是我不准备出去,毕竟这还是有点尴尬。

几只鸽子系着红白蓝三色丝带飞过来,又扑棱着翅膀飞走。他就那样静静待着,直到法/国国歌响起。

他的手机?

没错,是他的手机响了。他在看见来电显示后表情一瞬间换为惊喜,整个人都好像调高了对比度。他把眼眸眯成弯月牙,接通了电话。

“Sorry,happy national day.”

手机里传出一个好听极了的男声,标准的伦敦腔过去后,就变成了忙音。尽管这样,他的笑容还是那样灿烂。

他的恋人?

我看着他幸福的表情,心中一动。我迅速抓起橡皮,改动那幅画。

光线有些昏暗了,他还是那样静静坐在那里,嘴角上扬,美好的像幅画。

我也笑了,拿起画纸走出去,他看到我,并没有太过惊讶。我把画纸递给他,他冲我点点头,笑得像个孩子:“merci.”(谢谢)

我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大喊:“fete nationale!”(国庆快乐!)

他微微怔了一下,然后回我同样的话语。

鸽子还在扑棱棱的飞,他的身影隐没在纯白的羽翼当中。

……

我的排版

为什么吞排版

哥哥国庆快乐!以后一直帅气下去吧!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12)
© 弗朗是世界的宝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