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是世界的宝物

仏英一生明撕暗秀!
幼儿园文笔都没有的人还不要脸写东西x

〖仏英〗抉择

蜜汁脑洞
好久不写仏英感觉整个文都不对了,大概ooc。

“你活,或者他活,选一个。”

弗朗西斯无奈的长叹一声,抬头望着不远处靠着椅子昏迷的亚瑟。这人还是那个姿势,变都没有变,睡颜恬静,不像是醒着时眉眼生动的模样,倒有一股岁月静好的意味。

“亚瑟。”

“真的选他?你会死的,而且会承受莫大的痛苦。”

“亚瑟。”

“确定吗?”

弗朗西斯干脆直接坐在地上,修长的双腿随意摊开。他抬手拨弄几下自己凌乱的金发,语气中带上些许不耐烦:“亚瑟亚瑟亚瑟,我选亚瑟,行了吧?你都问了哥哥三十二次了,有完没完,真是麻烦。我跟你说哦,这样子的是不会有人爱的,太聒噪。”

昏睡亚瑟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虚幻身影,恰好听到弗朗西斯的一大通话,满脸写着不解。他疑惑的碰触沉睡的自己,手却穿了过去。

“之前有个人前十次都很坚定,然后就改变主意了。”虚空中雌雄莫辨的声音带着好奇的意味,“你不怕疼吗?”

“嗯……也不是不怕,而是做为一个国/家,哥哥的承受力比较强吧。死了三十二次都是不同死法,这回是什么?”弗朗西斯躺下,仰望着什么都没有的苍穹。灰蒙蒙的一片,毫无生机和希望的颜色,唯一的亮色就是那个拥有森绿眼眸的人。弗朗西斯的心脏平稳的跳动着,对即将再次到来的死亡没有感受到任何恐惧。

“我参考了一下中/国,发现一个千刀万剐的死法不错。”

亚瑟瞬间瞪大了眼睛。他冲过去,想拍打弗朗西斯的肩,然而他的手再一次穿过。虚空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不要白费力气,看着就好。”

亚瑟感觉一股子凉气从后背升腾。

弗朗西斯眯起眼睛,鸢紫眼眸透出莫名笑意:“你还去研究了一下?真是麻烦你了。”

“不用谢。”虚空的声音耿直回应,然后又开始询问,“你为什么选他呢?你喜欢他?”

亚瑟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奇怪。

“不是。”弗朗西斯回应的很干脆,“至于到底为什么,不能告诉你。还有啊,平常不都是哥哥选完了就去死吗?这次怎么这么磨叽?”

“哦,好奇而已。对了,你要喝红酒吗?”

“不必了。”弗朗西斯把手掌覆在眼睛之上,“红酒在悠闲时候喝的,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合。”

“你不是最喜欢吗?”

“喝红酒是用来消遣时间的,借酒消愁哥哥倒更喜欢毛熊家的伏特加或者王耀的白干。不过现在喝的多了,喝上整整一瓶都没什么醉意。”

亚瑟张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想起弗朗西斯那天的狼狈样子,捧着伏特加的酒瓶,眼神处于迷茫与清醒之间。自由法/国还在流亡,弗朗西斯就一个人静静喝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酒,平静之下藏着沧桑。

“那你想要什么?”

“死前意愿?好吧好吧,哥哥更想要烟。”弗朗西斯坐起身,捡起掉在地上的烟和火机。

亚瑟认真凝视着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从来没在他面前抽过烟,他以为这家伙只喜欢酒。

虚空的声音在弗朗西斯娴熟的点烟动作中发问:“你抽烟很久了?”

“是啊,反正又死不了 。”弗朗西斯吐出一个烟圈,“大概有这东西的时候,哥哥就开始抽了吧。不过没瘾,我还是喜欢红酒。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死?”

“你喜欢他。”虚空的声音把肯定句换成了疑问句。

弗朗西斯笑笑没有说话,他只是把目光放在昏睡的亚瑟身上,近乎贪婪的扫视着。

亚瑟捂住脸。他的心脏莫名的抽痛起来。

“我放你走了。”

“哦?那么……?”

“再见。”

“再也不见吧。”

弗朗西斯眼前一黑,回到了现实世界。他抬头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亚瑟,笑着睡过去。







我写了个什么玩意儿啊啊啊啊啊明明设想那么美好!!
大概会写个系列,就是这帮子国/家被卷入一个奇妙游戏的故事。

哥哥不承认他喜欢亚瑟是因为他认为喜欢和爱是两种情感=v=

评论
热度(10)
© 弗朗是世界的宝物 | Powered by LOFTER